视觉设计

运动中的视觉 新包豪斯的基础

设计不是一个职业,而是一种态度。

  • 作者拉兹洛·莫霍利-纳吉
  •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 发行日期2016-05-01

编辑推荐

适读人群 :设计师,设计理论家,
1947年《运动中的视觉》出版后,如今已经是第8版。全书有440幅配图,其中11幅是彩色图片。本书是对1947年前后现代设计运动的一个详尽的视觉汇编。包括包豪斯和新包豪斯时期很多设计大师的作品,包括马歇·布劳耶(Marcel Breuer)、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奥斯卡·史莱姆(Oskar Schlemmer)和赫伯特·拜耶(Herbert Bayer)等。格罗皮乌斯评价:“本书是将会是设计教育里的先锋。”

作为启蒙的设计,

设计不是一个职业,而是一种态度。

美国现代设计教育的奠基之作,一部现代设计思想的划时代经典!

集世界设计大师、著名设计教育家莫霍利-纳吉一生思想之大成!

联合推荐

格罗皮乌斯 赫伯特·里德 维克多·马歌林 王敏 许平 杭间 何人可 周至禹 邬烈炎

内容简介

  《运动中的视觉:新包豪斯的基础》以条理分明的章节及浅显易懂的文字,有层次地说明设计的各个环节。作者从建立条理、添加变化、强调重点、设计技巧和设计中的色彩几个方面将自己实际操作经验与心得全部记录下来。以系统化的内容向读者说明自己所建立的“设计原理”的基本原则,为设计入门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书中没有太多不实用的理论.而是提供具体可遵循的原理和实际案例,让设计新手的设计质量大幅提升:同时也提醒对设计心怀憧憬的人们:任何设计都不是随意完成的,而是存在着既定的原理只有掌握了这些原理,才能够做出好的设计作品。

作者简介

  拉兹洛·莫霍利-纳吉(László Moholy-Nagy,1895-1946),匈牙利著名设计师、艺术家、摄影家,包豪斯设计学院教授(1923-28),世界现代设计教育的重要奠基者,也是现代设计史上重要的观念革新者和传播者之一。纳吉艺术的起点并不是专业美术教育,而是源自俄国的构成主义及其自身对于现代艺术探索的热衷。他在20年代的设计思考和实践广泛涉及新版式、摄影图文编排、照相拼贴、电影蒙太奇等领域,堪称先驱。而这些探索也与他在德国包豪斯的教学相得益彰。离开包豪斯之后,纳吉辗转荷兰、英国、美国。

1930年代末,他先后在芝加哥创办了新包豪斯学院和芝加哥设计学院,后者于1949年并入伊利诺伊理工大学,成为美国可颁授设计博士学位的著名学府。纳吉一生在教学和创作之余,勤于著书立说,他的著述对于现代设计观念在全世界的传播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其中重要的是他的两部里程碑式的设计思想经典:《新视觉》(The New Vision,1928)和《运动中的视觉》(Vision in Motion,1947)。

精彩书评

  我认为,此书在艺术教育中首屈一指。

——瓦尔特·格罗皮乌斯

包豪斯设计学院创始人,哈佛大学建筑系主任

作为画家、版式设计师、摄影家、舞台设计师和建筑师,他是我们这个时代具有创造性的智者之一。

——赫伯特·里德

英国杰出的艺术批评家

包豪斯和创造力的关系,我一直认为是一个秘密,而纳吉的《运动中的视觉》是探索这个秘密的一把钥匙,看纳吉的体系,多么富有智慧,又怎是“视觉”和“教育”可以概括?

——杭间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包豪斯研究院院长

纳吉在书中体现了十分理性的思维方式与强烈的社会意识,他及其学生具有强烈实验性的艺术创作,以及他对艺术的社会功能的思考,在今天仍然对艺术家和设计师具有启示性,他所说的“设计不是一个职业,而是一种态度”几乎可以当作对当下设计思维的注解,他书中关于设计教育的很多内容,如今依然具有现实意义。

——王敏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 教授

纳吉对乌托邦式的社会理想有着巨大的热忱,并力图以新的艺术与设计形式来培养学生和大众的人文精神和独立思想,如今这一点依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值得读者认真思索与实践。

——何人可

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院长、教授

《运动中的视觉》是莫霍利-纳吉晚年反省的思想结晶,是其集其一生作品之大成的著作。其中充满大量富于说明和启示的作品图片,而综合性的内容与文字论述时时充满哲学反思,其中关于对设计教育模式的讨论现在如今读起来仍有醍醐灌顶之感。

——周至禹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设计基础教学开拓者

本书展现了莫霍利-纳吉思辨的哲理性和超前的社会性的一面。尤其在当代设计被各种舆论放大成一种“神话”的时候,读一读莫霍利-纳吉基于生物学原理和社会基本法则的内在责任所重新阐释的“新文明”,或许有助于清醒我们的认识。

——许平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 博士生导师

过去的一千年留下了许多遗产,其中之一就是历史悠久的乌托邦思想,她将我们从远古文明神话般的愿景带入了近代的人本主义期待。通过深入研究莫霍利的著作《运动中的视觉》,我们可以了解到他在晚年深刻反省设计与生活的问题时是如何吸取先锋派的教训的。

——马格林

伊利诺伊大学名誉教授

目录

前言

致谢

绪论

I. 现状分析

差异 — 不可剥夺的权利 — 专家 — 道德义务的削弱 — 不可分割的教育 — 正规与非正规教育 — 围绕科学的疑惑 — 宣传机器 — 野心家 — 自由教育 — 将短暂凝固 — 二手事实 — 目的在于提高 — 这一代人的任务 — 能力 — 恐惧 — 业余爱好者 — 艺术的功能 —“ 职业”艺术家 — 艺术与科学

II. 新的方法论——为生活设计

原理 — 关系的实质 — 设计不是一个职业,而是一种态度 — 设计的潜能 — 已有的思维路径 — 形式与形体 — 装配的时代 — 流线型 — 新的工作条件 — 其他社会牵连 — 产品经济— 直觉的角色 — 先锋 — 知识的传播 — 内心的调适

III. 新式教育——有机方法

a) 综合概述

背景 — 包豪斯 — 基础课程 — 教学方针 — 教育手段 — 实践的相互关联 — 科学的求知欲 — 共同点 — 智能测试 — 职业指导 — 手工雕塑 — 重量雕塑 — 触觉结构 — 测量练习 —机器练习 — 薄片、厚平板和接合处 — 玻璃、镜子和空间练习 — 运动研究 — 对“ 客观”品质的强调 — 专业工作室 — 建筑系 — 机械制图 — 空间调制器 — 原始住宅 — 当代住宅 — 广义的结构概念 — 空间概念 — 社会规划

b) 综合——艺术

绘画

问题 — 立体主义 — 变形 — 表现运动的尝试 — 立体主义体系 — 视觉的基本原理 — 易读性的解决方案 — 捍卫“ 抽象”艺术 — 运动中的视觉 — 空间阐释的各个阶段 — 论色彩 —从色素到色光 —“ 声光机”

摄影

彩色摄影 — 黑与白 — 摄影的特点 — 摄影教学 — 不用照相机的摄影( 光影图像) — 光调制器 — 其他实验 — 摄影视觉 — 摄影视觉的8 种变化 — 图像序列与系列 — 适于摄影与摄影创意 — 新的发展方向 — 叠加 — 摄影蒙太奇

雕塑

总体概况 — 雕塑表现的各个方面 — 处理材料的基本态度 — 体积创造 — 体积调整( 表现)的五个阶段 — 类似现象 — 体积调制器:第一个阶段( 封闭) — 第二个阶段( 模铸) — 第三个阶段( 穿孔) — 时间的连续 — 放大 — 第四个阶段( 平衡) — 第五个阶段( 移动) —动态雕塑的历史 — 体积的二元性 — 雕塑发展与情感体验

时空问题

在静态的平面表现运动( 时空) — 速度 — 速度分析 — 幻灯片和光 — 摄影实践 — 符号 —活动建筑 — 博览会建筑、展览、剧场、舞会 — 时间—空间?

电影

现状 — 问题 — 视觉 — 光 — 抽象影片 — 纪录片 — 先锋 — 有声电影 — 影片剪辑( 蒙太奇) — 有声电影的真正技术 — 彩色影片和远景镜头蒙太奇 — 视觉轴线 — 色彩经济 — 放映 — 电影制作的任务 — 光线学会 — 剧本

文学

第一步 — 文字交流 — 惠特曼和洛特雷阿蒙 — 阿波利奈尔、摩根斯坦、格特鲁德·斯坦— 未来主义 — 新版式设计 — 兰波 — 达达主义 — 让·阿尔普 — 特里斯唐·查拉 — 雨果·鲍尔、理查德·胡森贝克 — 库尔特·施威特斯 — 精神病患者的书写 — 儿童的诗句 —声音和数字的魔力 — 新诗 — 超现实主义 — 艺术与社会 —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 詹姆斯·乔伊斯 —《 芬尼根的守灵夜》 — 自由和不可预测性

团体诗歌

作为“ 单词调节器”的团体诗歌 — 个人作品

IV. 一个倡议

只能是年轻人吗?——社会设计的议会

译后记

精彩书摘

  译后记

匈牙利人莫霍利—纳吉是杰出的构成主义者,也是现代设计教育最主要的奠基人之一。他的基础课研究和教学不仅有助于格罗皮乌斯匡正德国包豪斯的办学方向,在他去美国之后,他的设计思想对二战后美国的设计教育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直到今天,在莫霍利—纳吉的基础课教学中曾经探讨过的许多问题和解决方式仍是世界设计教育中不可或缺的内容。

十多年前,我在中央美术学院图书馆翻到一本匈牙利学者克里斯蒂娜·帕苏斯(Krisztina Passuth)编辑的纳吉图文著作集时,就对纳吉的生平和思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是我关注莫霍利—纳吉最初的契机。后来,在主持编译《设计真言:西方现代设计思想经典文选》的时候,我就从克里斯蒂娜·帕苏斯编辑的著作中有意识地选取了纳吉20 世纪40 年代中后期的两篇文章,作为其晚期设计思想的代表。我的博士论文是研究西方现代设计伦理问题的,其中也涉及纳吉的设计思想。大概在2007 年,通过学妹陆江艳的帮助,我从香港理工大学图书馆拿到了并不能反映《运动中的视觉》一书全貌的复印本,这部体大精思、内容丰富的著作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我就想,如果这本书有中文版该多好啊!受其影响,我的博士论文标题——“ 行动的乌托邦”——的源头活水就是该书最后那句话。事实上,维克多·帕帕奈克思考的许多问题在莫霍利—纳吉这本书里都可以找到前缘,如果纳吉能多活二十年,恐怕战后许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创见就要归在他名下了。后来,我的同学姚民义在写博士论文寻找选题的时候,我又几次三番地极力鼓动他选择纳吉作为研究对象。如今,我有机会主持翻译纳吉的这本设计学巨著,实在是荣幸之至!

毫无疑问,中国的设计教育同仁迫切需要这种成体系的博学远瞻、睿智深邃的著作作为我们教学的参考,而我们的学生也需要对这些具有原创性的教育理念和创作方法有更加全面的理解和认识。感谢美国著名设计学者马歌林(Vicor Margolin)教授为本书撰写了如此精彩的导读。马歌林教授是美国第一位设计史博士,其博士论文中的一个主要研究对象就是莫霍利—纳吉。因此,当他听说我们要把这本巨著翻译成中文时,十分关心,也非常支持。他认为纳吉的思想至今仍未得到充分的认识,相信读者从马歌林教授的论说中能够找到某种阅读本书的门径。感谢中央美术学院王敏、许平、周至禹教授,中国美术学院杭间教授,南京艺术学院邬烈炎教授以及湖南大学设计学院的何人可教授为本书撰写的推荐语。各位先生都是令人景仰的设计学界前辈大家,相信他们言简意赅的真知灼见一定会从不同的角度给读者带来深入的启发。尤其是业师许平教授,作为“设计经典译丛”的主编,一直持续不断地给予我们鼓励和支持,使这个繁重的工作有了继续前行的动力。感谢我的朋友、马歌林教授导读的译者汪芸小姐为本书出版做出的所有工作,“ 汪大芸”的真诚和友好让我信心倍增。

由于本书在其最具影响的岁月恰逢“冷战”对峙时期。在整个毛泽东时代,中国大陆对二战后的西方设计思想和设计教育的变化几乎一无所知,各大图书馆更是缺乏这方面的专业书籍。所以,尽管这本书已经成为公版书,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原书,想要出版中文版还是很困难的。因此,要特别感谢我的妻子刘畅在美国留学期间帮我们购买到了本书的英文版,这样,中文读者就能更清晰地体会本书的主旨和意图了。2014 年底,我和几个同事一道去纽约考察,还曾专门到著名的思存旧书店找书,也发现有两三本《运动中的视觉》静静地躺在书架上,可见其在美国的存量还是不少的,亦证明本书的价值和影响超越了时代。

我们这个中文译本是根据1965年保罗·提奥巴尔德出版社(Paul Theobald and Company)的版本翻译而成。本书原名可直译为《运动中的视觉》,为了中国读者能更好地理解本书写作的语境和作为经典著作的历史价值,我们在中文版中加上了一个副标题“ 新包豪斯的基础”,从而与纳吉的另一本经典著作《新视觉:包豪斯设计、绘画、雕刻与建筑的基础》形成呼应。本书翻译分工如下:朱橙和马芸承担这本书大部分内容的翻译,也就是第三章;周博负责翻译第三章以外的所有内容,并统筹主持全书的翻译和校对。朱橙和马芸是我的老师易英教授的高足,研究西方美术史,曾经独立承担过许多重要的翻译任务,对设计的历史和理论也很感兴趣。他们在学术上训练有素,译文清晰流畅,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工作,其间虽多有讨论、屡经改动,但过程轻松愉快。当然,对于这么一部大部头的著作来说,翻译肯定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错误、纰漏,希望细致的读者能够不吝赐教,帮助我们改进译文的质量。

应该着重指出的是,由于莫霍利—纳吉也是一位杰出的平面设计大师,而且他亲自设计了本书的英文版版式。所以,我一再坚持,中文译本必须在设计上尽最大可能与英文版保持一致,这既是对莫霍利—纳吉的敬意,也是翻译设计类图书应有的考虑。感谢本套丛书的编辑刘立女士能够从善如流,支持译者的设想,她对于学术出版的热情、耐心与执着也是我一直感佩的。

最后,由衷地希望,本书的出版能够对当代中国设计教育和设计学科的健康发展有所裨益,有所贡献!

周 博

2015 年9 月10 日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

IV.一个倡议

只能是年轻人吗?

“谁赢得年轻人,谁就拥有未来。”每个学期大家都在跃跃欲试地“抢到”年轻人,成年人却往往被放到一边。然而,从一个美好世界的资源中所获得的利益是服务于芸芸众生的,人们应该为广泛的成人教育绘制一幅蓝图。我还想提出一个“义务”成人教育的概念,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种合作的行动计划(activity plan)或积极娱乐(active recreation)。后者更加重要,因为现在的技术会减少工作时间,而新的科学成就会提高人们的生活预期。

从拓荒者的时代开始,美国就有一些合作性的活动,比如在新英格兰市政厅召开的一些会议,在农忙时一起工作,帮邻居建谷仓的聚会和其他聚会,如乌托邦殖民地、社区中心、互济会、联席会议、工会、妇女俱乐部、基督教青年会、女青年会、各教派聚会——有无数的机会可以相遇相聚,讨论各种各样的问题。一般来说都有华丽的庆典和娱乐消遣,但卑微的学徒并不是都能变成有创造性的、博学的人。

未来的群体活动必须能够更自觉地意识到它自身的运作机制及其结果。尽管古代的城市中心——希腊的广场和罗马的论坛——对于形成公共舆论以及与公共事件有关的集体意识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但在我们这个时代,同样的方式用于同样的目的却未必可行。很可能在我们能够为自己的城市和社区中心找到一个正确的框架之前,我们必须经历一个时期的试验和错误,就像工业革命以来其他许多事件的遭遇那样。在现在暂停的联邦艺术计划(Federal Art Project)中,在美国的一些艺术中心和社区服务中心,在瑞士的杜·芒德罗夫人的拉萨拉集团(La Sarraz Group of Madame du Mandrot)以及威廉森(Williamson)博士和皮尔斯[Pearse,或佩卡姆(Peckham)]创建的英国卫生中心,都有一些健康的方法存在。还有剑桥郡的亨利·莫里斯(Henry Morris)发起的乡村大学,她为广大地区的城市和农业人口提供工作室、实验室、游戏和卫生监督,鼓励参与者不要“被动接受”而要创造性地表达。

新的行动计划必须拥有更多的维度,它应该是一种存在于各种关系中的行动。它必须把潜伏在工业时代的技术和社会生物学价值完整地实现出来。它不是结交权贵往上爬,不是慈善事业,也不是错位的个人牺牲,而应该是一种令人愉快的参与。不是与世隔绝,而是应该相互交流。它应该通过去除心中的那些陈陈相因的成见,排除迷信和流言蜚语的恶劣影响,从而破除那些普遍存在的偏见。它应该带来一种充实的生活和理智的坚持。新的行动计划必须被视为生动的社会生活的一部分,以最多样、最富有成效的文化和健康形式呈现。它不像来势汹汹的广播、电视、电影和出版物那样,让我们的耳目被动接受,而是在工作室、游戏、研讨会和政治讨论中让人们积极地参与。这将有助于推动对创意公民、自发行为以及理解社会需求的恢复。但所有这些都得有所准备。对于各种实现形式的需要必须是自然而然的。当完整的教育——就像书中所勾勒的那样——将成为常规而不再是一个例外的时候,这种需要就会产生。

社会设计的议会

每一个文明社会要想良好地运行,都得逐步建立起它所不可或缺的制度手段。美国年轻人所得到的这些主要是通过富人的慷慨捐赠,他们建立了科研机构、高等院校、博物馆、艺术学院和基金会——为各种研究项目提供专项资助。其中许多机构是根据赞助人偶然的兴趣而专注于某些特殊领域的工作。然而,那种为了行动的协调,为了协调活动而努力奋斗的繁荣的机构,无论是在美洲还是在其他大陆都没有建立。这种机构应该是文化性的工作中心或学院,工作人员是一些学有所长的人,通过协调合作,他们可以让所有专门知识在一个完整的系统中具体化。

这些专家已经在世界上的许多不同的地方展开工作。如果人们通过诚挚的努力能够让他们把各种研究结果发表出来,如果可以为他们的工作提供一个适宜的环境,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创造出解决迫切问题的深刻洞见。一些这种类型的地区性团体将成为这个整合化过程的催化剂。

在教育和社会背景相似的情况下,何以会产生差别化的知识,这一点令人称奇。通过把兴趣导向一些普遍认可的工作和问题,专家们多样化的知识就很容易被统一并综合成一个关注社会生物学目标的、连贯的、有目的的整体。这些地区性的中心所关注的课题各不相同,但都是“ 要恢复所有人类经验基本的完整性”,通过他们的通力合作,可以产生数以百计的生活、工作、情感发泄途径、自我提升、娱乐和休闲的事实,并转化成一些关于共识的表达方式。

作为这个工作的第一步,可以先建立一个国际文化工作研究会,由杰出的科学家、社会学家、艺术家、作家、音乐家、技术专家和手工艺人组成。他们可以在一起或长或短地工作一段时间,在他们的工作室和实验室中进行日常接触。他们将研究我们的智力和情感遗产的根基。作为个人或群体,他们可以处理一些问题,比如城镇和乡村规划,生产和住宅,预制和标准,如何从新旧理论中获得滋养,娱乐和休闲,光电语音,心理和生理色彩值,博物馆的功能,音乐,戏剧,电影,电视,普通和高等教育的永恒问题,工业与农业,乡村学院,城镇、城市、国家和大陆,工作过程的社会现象,民间文学,犯罪与改造,经济学与政府等。

接下来,这个研究会可以在报刊、图书、电影和广播中持续不断地发表其研究成果。

它可以是有计划的展览、戏剧、研讨会和代表大会,能够提出、展示并表明对一些根本的重要问题的解决。

这个研究会及其许多分支一起,可以成为人类实现其最宏伟的抱负的一个中心。作为一个世界政府( world-government )的中心,它可以为下一代人准备各种新的文化和社会生活的集体形式。

在承担主动和促进的责任时,在寻求一种新的目的统一性方面,它还要充当一个新时代的知识托管人的角色,它不会再被形而上学弄得云里雾里,而是在生物合理性的基础上,为个人和社会的幸福发展所有的创造性才能。它将为人类生活书写一个新的篇章,没有审查制度也没有经济上的压迫,人类有权自我表现( 凝聚社会最好的纽带)并让这种才能达到顶峰。

它可以把乌托邦变成现实。

译后记

匈牙利人莫霍利—纳吉是杰出的构成主义者,也是现代设计教育最主要的奠基人之一。他的基础课研究和教学不仅有助于格罗皮乌斯匡正德国包豪斯的办学方向,在他去美国之后,他的设计思想对二战后美国的设计教育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直到今天,在莫霍利—纳吉的基础课教学中曾经探讨过的许多问题和解决方式仍是世界设计教育中不可或缺的内容。

十多年前,我在中央美术学院图书馆翻到一本匈牙利学者克里斯蒂娜·帕苏斯(Krisztina Passuth)编辑的纳吉图文著作集时,就对纳吉的生平和思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是我关注莫霍利—纳吉最初的契机。后来,在主持编译《设计真言:西方现代设计思想经典文选》的时候,我就从克里斯蒂娜·帕苏斯编辑的著作中有意识地选取了纳吉20 世纪40 年代中后期的两篇文章,作为其晚期设计思想的代表。我的博士论文是研究西方现代设计伦理问题的,其中也涉及纳吉的设计思想。大概在2007 年,通过学妹陆江艳的帮助,我从香港理工大学图书馆拿到了并不能反映《运动中的视觉》一书全貌的复印本,这部体大精思、内容丰富的著作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我就想,如果这本书有中文版该多好啊!受其影响,我的博士论文标题——“ 行动的乌托邦”——的源头活水就是该书最后那句话。事实上,维克多·帕帕奈克思考的许多问题在莫霍利—纳吉这本书里都可以找到前缘,如果纳吉能多活二十年,恐怕战后许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创见就要归在他名下了。后来,我的同学姚民义在写博士论文寻找选题的时候,我又几次三番地极力鼓动他选择纳吉作为研究对象。如今,我有机会主持翻译纳吉的这本设计学巨著,实在是荣幸之至!

毫无疑问,中国的设计教育同仁迫切需要这种成体系的博学远瞻、睿智深邃的著作作为我们教学的参考,而我们的学生也需要对这些具有原创性的教育理念和创作方法有更加全面的理解和认识。感谢美国著名设计学者马歌林(Vicor Margolin)教授为本书撰写了如此精彩的导读。马歌林教授是美国第一位设计史博士,其博士论文中的一个主要研究对象就是莫霍利—纳吉。因此,当他听说我们要把这本巨著翻译成中文时,十分关心,也非常支持。他认为纳吉的思想至今仍未得到充分的认识,相信读者从马歌林教授的论说中能够找到某种阅读本书的门径。感谢中央美术学院王敏、许平、周至禹教授,中国美术学院杭间教授,南京艺术学院邬烈炎教授以及湖南大学设计学院的何人可教授为本书撰写的推荐语。各位先生都是令人景仰的设计学界前辈大家,相信他们言简意赅的真知灼见一定会从不同的角度给读者带来深入的启发。尤其是业师许平教授,作为“设计经典译丛”的主编,一直持续不断地给予我们鼓励和支持,使这个繁重的工作有了继续前行的动力。感谢我的朋友、马歌林教授导读的译者汪芸小姐为本书出版做出的所有工作,“ 汪大芸”的真诚和友好让我信心倍增。

由于本书在其最具影响的岁月恰逢“冷战”对峙时期。在整个毛泽东时代,中国大陆对二战后的西方设计思想和设计教育的变化几乎一无所知,各大图书馆更是缺乏这方面的专业书籍。所以,尽管这本书已经成为公版书,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原书,想要出版中文版还是很困难的。因此,要特别感谢我的妻子刘畅在美国留学期间帮我们购买到了本书的英文版,这样,中文读者就能更清晰地体会本书的主旨和意图了。2014 年底,我和几个同事一道去纽约考察,还曾专门到著名的思存旧书店找书,也发现有两三本《运动中的视觉》静静地躺在书架上,可见其在美国的存量还是不少的,亦证明本书的价值和影响超越了时代。

我们这个中文译本是根据1965年保罗·提奥巴尔德出版社(Paul Theobald and Company)的版本翻译而成。本书原名可直译为《运动中的视觉》,为了中国读者能更好地理解本书写作的语境和作为经典著作的历史价值,我们在中文版中加上了一个副标题“ 新包豪斯的基础”,从而与纳吉的另一本经典著作《新视觉:包豪斯设计、绘画、雕刻与建筑的基础》形成呼应。本书翻译分工如下:朱橙和马芸承担这本书大部分内容的翻译,也就是第三章;周博负责翻译第三章以外的所有内容,并统筹主持全书的翻译和校对。朱橙和马芸是我的老师易英教授的高足,研究西方美术史,曾经独立承担过许多重要的翻译任务,对设计的历史和理论也很感兴趣。他们在学术上训练有素,译文清晰流畅,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工作,其间虽多有讨论、屡经改动,但过程轻松愉快。当然,对于这么一部大部头的著作来说,翻译肯定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错误、纰漏,希望细致的读者能够不吝赐教,帮助我们改进译文的质量。

应该着重指出的是,由于莫霍利—纳吉也是一位杰出的平面设计大师,而且他亲自设计了本书的英文版版式。所以,我一再坚持,中文译本必须在设计上尽最大可能与英文版保持一致,这既是对莫霍利—纳吉的敬意,也是翻译设计类图书应有的考虑。感谢本套丛书的编辑刘立女士能够从善如流,支持译者的设想,她对于学术出版的热情、耐心与执着也是我一直感佩的。

最后,由衷地希望,本书的出版能够对当代中国设计教育和设计学科的健康发展有所裨益,有所贡献!

周 博

2015 年9 月10 日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

IV.一个倡议

只能是年轻人吗?

“谁赢得年轻人,谁就拥有未来。”每个学期大家都在跃跃欲试地“抢到”年轻人,成年人却往往被放到一边。然而,从一个美好世界的资源中所获得的利益是服务于芸芸众生的,人们应该为广泛的成人教育绘制一幅蓝图。我还想提出一个“义务”成人教育的概念,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种合作的行动计划(activity plan)或积极娱乐(active recreation)。后者更加重要,因为现在的技术会减少工作时间,而新的科学成就会提高人们的生活预期。

从拓荒者的时代开始,美国就有一些合作性的活动,比如在新英格兰市政厅召开的一些会议,在农忙时一起工作,帮邻居建谷仓的聚会和其他聚会,如乌托邦殖民地、社区中心、互济会、联席会议、工会、妇女俱乐部、基督教青年会、女青年会、各教派聚会——有无数的机会可以相遇相聚,讨论各种各样的问题。一般来说都有华丽的庆典和娱乐消遣,但卑微的学徒并不是都能变成有创造性的、博学的人。

未来的群体活动必须能够更自觉地意识到它自身的运作机制及其结果。尽管古代的城市中心——希腊的广场和罗马的论坛——对于形成公共舆论以及与公共事件有关的集体意识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但在我们这个时代,同样的方式用于同样的目的却未必可行。很可能在我们能够为自己的城市和社区中心找到一个正确的框架之前,我们必须经历一个时期的试验和错误,就像工业革命以来其他许多事件的遭遇那样。在现在暂停的联邦艺术计划(Federal Art Project)中,在美国的一些艺术中心和社区服务中心,在瑞士的杜·芒德罗夫人的拉萨拉集团(La Sarraz Group of Madame du Mandrot)以及威廉森(Williamson)博士和皮尔斯[Pearse,或佩卡姆(Peckham)]创建的英国卫生中心,都有一些健康的方法存在。还有剑桥郡的亨利·莫里斯(Henry Morris)发起的乡村大学,她为广大地区的城市和农业人口提供工作室、实验室、游戏和卫生监督,鼓励参与者不要“被动接受”而要创造性地表达。

新的行动计划必须拥有更多的维度,它应该是一种存在于各种关系中的行动。它必须把潜伏在工业时代的技术和社会生物学价值完整地实现出来。它不是结交权贵往上爬,不是慈善事业,也不是错位的个人牺牲,而应该是一种令人愉快的参与。不是与世隔绝,而是应该相互交流。它应该通过去除心中的那些陈陈相因的成见,排除迷信和流言蜚语的恶劣影响,从而破除那些普遍存在的偏见。它应该带来一种充实的生活和理智的坚持。新的行动计划必须被视为生动的社会生活的一部分,以最多样、最富有成效的文化和健康形式呈现。它不像来势汹汹的广播、电视、电影和出版物那样,让我们的耳目被动接受,而是在工作室、游戏、研讨会和政治讨论中让人们积极地参与。这将有助于推动对创意公民、自发行为以及理解社会需求的恢复。但所有这些都得有所准备。对于各种实现形式的需要必须是自然而然的。当完整的教育——就像书中所勾勒的那样——将成为常规而不再是一个例外的时候,这种需要就会产生。

社会设计的议会

每一个文明社会要想良好地运行,都得逐步建立起它所不可或缺的制度手段。美国年轻人所得到的这些主要是通过富人的慷慨捐赠,他们建立了科研机构、高等院校、博物馆、艺术学院和基金会——为各种研究项目提供专项资助。其中许多机构是根据赞助人偶然的兴趣而专注于某些特殊领域的工作。然而,那种为了行动的协调,为了协调活动而努力奋斗的繁荣的机构,无论是在美洲还是在其他大陆都没有建立。这种机构应该是文化性的工作中心或学院,工作人员是一些学有所长的人,通过协调合作,他们可以让所有专门知识在一个完整的系统中具体化。

这些专家已经在世界上的许多不同的地方展开工作。如果人们通过诚挚的努力能够让他们把各种研究结果发表出来,如果可以为他们的工作提供一个适宜的环境,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创造出解决迫切问题的深刻洞见。一些这种类型的地区性团体将成为这个整合化过程的催化剂。

在教育和社会背景相似的情况下,何以会产生差别化的知识,这一点令人称奇。通过把兴趣导向一些普遍认可的工作和问题,专家们多样化的知识就很容易被统一并综合成一个关注社会生物学目标的、连贯的、有目的的整体。这些地区性的中心所关注的课题各不相同,但都是“ 要恢复所有人类经验基本的完整性”,通过他们的通力合作,可以产生数以百计的生活、工作、情感发泄途径、自我提升、娱乐和休闲的事实,并转化成一些关于共识的表达方式。

作为这个工作的第一步,可以先建立一个国际文化工作研究会,由杰出的科学家、社会学家、艺术家、作家、音乐家、技术专家和手工艺人组成。他们可以在一起或长或短地工作一段时间,在他们的工作室和实验室中进行日常接触。他们将研究我们的智力和情感遗产的根基。作为个人或群体,他们可以处理一些问题,比如城镇和乡村规划,生产和住宅,预制和标准,如何从新旧理论中获得滋养,娱乐和休闲,光电语音,心理和生理色彩值,博物馆的功能,音乐,戏剧,电影,电视,普通和高等教育的永恒问题,工业与农业,乡村学院,城镇、城市、国家和大陆,工作过程的社会现象,民间文学,犯罪与改造,经济学与政府等。

接下来,这个研究会可以在报刊、图书、电影和广播中持续不断地发表其研究成果。

它可以是有计划的展览、戏剧、研讨会和代表大会,能够提出、展示并表明对一些根本的重要问题的解决。

这个研究会及其许多分支一起,可以成为人类实现其最宏伟的抱负的一个中心。作为一个世界政府( world-government )的中心,它可以为下一代人准备各种新的文化和社会生活的集体形式。

在承担主动和促进的责任时,在寻求一种新的目的统一性方面,它还要充当一个新时代的知识托管人的角色,它不会再被形而上学弄得云里雾里,而是在生物合理性的基础上,为个人和社会的幸福发展所有的创造性才能。它将为人类生活书写一个新的篇章,没有审查制度也没有经济上的压迫,人类有权自我表现( 凝聚社会最好的纽带)并让这种才能达到顶峰。

它可以把乌托邦变成现实。

……

前言/序言

  这本书是为艺术家和艺术的门外汉写的,也是为那些关心我们自己和我们的文明之间关系的人而写的。这是我前一本书《新视觉》(The New Vision )的续篇。《新视觉》主要关注的是老包豪斯的教学方法,《运动中的视觉》关注的则是芝加哥设计学院的工作,关于艺术与生活相互之间的关系,本书提供了一个广阔的,更具普遍性的视角。由于认识到艺术是与我们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本书的基本前提即认为艺术和生活是一个整体。因而本书旨在给政治社会( politico-social )增加一个生物学的“ 权利清单”,主张人类的基本素养,其聪明才智和情感需求以及身心健康都是相互关联的。它认为,新的工具和技术会导致社会变革,它们改变了生产、占有,以及处置财富和权力的途径,它们一定会在节省劳力和赚取利润方面提供许多便利,且人们对于其实用、高效的方面也乐观其成。尽管这样,人类却在情感领域顽强地抵制它们,在那里,人们迷恋以前那些过时的标准和空洞的陈规,无法对其进行理性的讨论,且往往连最大的利好都会加以反对。

这种情感上的偏见——或者说是惰性——对于必要的调整和社会变革而言是最大的障碍。纠正的办法就是在我们的才智素养中增加一种情感素养,一种感觉的教育,也就是培养通过表达方式表现情感的能力。如果智力和情感在行为上不能平衡,人就会变成一边倒的跛子。只有两者结合起来才能使人成长,使人确信其判断力以及存在的安全性。目标是让每一个人都能够接触到那些在艺术上已经完善的表达方式。自我表达,在其最高的层面就是艺术,它会形成一个开放的边缘,向那个截然不同的、遥不可及的领域,即潜意识的“ 感觉”王国敞开。如果我们用这种方式进行训练和表达,那么情感的力量就会得到升华。

当代艺术试图建立一种不被形而上学绝对论所束缚的新的道德和伦理规范。在这个宏大的计划中,美国芝加哥设计学院的工作就是成为新趋势的一间实验室。正如本书以及将来“ 芝加哥设计学院系列书籍”的书中也会提到的那样,尽管其探索是围绕着工业设计师的培养展开的,但我还是希望该项目的原则和视野会对我们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整个教育构成一种刺激。

至于书中的插图,学院的教师和学生们的作品以及我自己的实验自然是合乎情理的来源。● 除此之外,我们还突出了这个国家抽象艺术家的绘画作品。他们使视觉的基础和其他表达手段变得明晰,其成就对于全世界创新人士的共同纲领而言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不幸的是,我必须省略掉许多有价值的案例,因为插图的数量和本书的篇幅已经超出了最初的限定。

感谢出版社的慷慨,让我能够在新的书籍形式上取得一些进步,在这一方面,我已经探索了25 年。我一向认为,为了更好地进行视觉交流,文本和插图应该一起呈现。插图应该“ 配合着”文本,而不是让人翻来找去。在这本书中,我使用的编排方式可能更适应今天的机器排版和凸版印刷技术,而没有用先前那种司空见惯的书籍形式。在这里,所有的插图在正文中提到时都会在附近出现,有的是放在页边大面积空白处的小图,有的是正文中的大图,也有放在对页的。结果我们获得了( 起码我们是想这样)一种功能上的流动性以及更高的易读性,或者说是一种更好的传达效果。在第一章中,我们没有使用图片,插图变成了一些文字,以引文或评注的形式出现。

本书的文本和插图是不可分割的整体,不过我们也考虑到了那些没有耐心的读者,他开始的时候可能不愿意把时间花在那些文字叙述上,而是去欣赏图片资料。受到些刺激之后,他可能会逐渐转向翻阅简短的标题、术语表以及脚注,直到他胃口大开开始阅读正文为止。

相关图书

设计的细节:日本经典设计透析(图灵出品)
探索设计美学、商业价值间的融合与平衡
版式设计原理
将版式设计的一般性原理用简洁明了的方式展示给读者
关于设计的思考 [Thoughts on Design]
这是一部平面设计的重要著作
设计中的设计
《设计中的设计(全本)》是对原研哉的设计理念以及作品的沿承、发展的归总。
一键登录,制作专属导航! 立即登录